Goodbye ICPC

在 2020 年底,ICPC 济南站获得第一块金牌之后,由于队友们在学业等其他方向上各有安排,加上里下一场比赛的时间稍远(当时还不确定会去打省赛),我们一起训练的时间相对减少。虽然自己也会做一些练习,但效果一般。后面的省赛中,我校选手都拿了金,其中也包括我们队。

而后则是一直拖到2021年7月的沈阳区域赛,这也是我唯一一次飞到现场参加的比赛。沈阳的气候和南方不同,尽管七月的沈阳不至于寒冷,但第一次到北方的我还是不太适应。在比赛现场上,我出现了较大的失误,整体上我们队伍的优势也没有发挥出来,最后只拿到了铜牌。

最后一年,先后有秋招、毕设等比较重要的事。我们除了赛前会集合训练一下以外,大部分时候都是自己练习。我们先后参加了 CCPC 哈尔滨站和 ICPC 济南站,都取得了银牌。2022 年初,一名队友因为保研夏令营退出队伍,我们直到三月初才最终确定了新队员,是一名大一的学弟,高中时是 OI 选手,实力很强。四月我们便参加了今年的第二场 ICPC 区域赛——昆明站,由于我们俩在搞毕设,学弟课程也很多,一起训练的时间仍然有限。尽管如此,我们最后还是拿到了金牌,这也是我们俩的第二块金牌。

拿了金牌之后,我们也获得了 ICPC EC Final 的参赛名额。西安主办方为了线下比赛,把时间一直拖到了7月19-20日,且在七月初,西安出现了疫情,包括数个高风险区。这个时间段已经毕业在家,赛后不久就是我入职时间。综合考虑可能出现的各种风险、主办方允许部分更换队员的情况(按照往年的要求,除了奖励名额外,其余名额是要在今年区域赛中排名靠前的整支队伍参赛的,但今年似乎放宽了要求,可能和疫情有关),我最后选择了退出比赛,更换为一名学弟。可惜的是,最后他们只拿了铜牌。

现在我已没有机会参加 ICPC 区域赛,是时候和 ICPC 说 Goobye 了。回想这几年,经过了大一大二的高度热情和大量训练,我在大三时终于获得了第一块金牌,而后拿了 ICPC 与 CCPC 的数块银牌和第二块金,在此中间也夹杂着省赛、CCCC 等比赛。这些是我大学期间,最重要的经历与回忆,其中既有成功的喜悦,也有失败的遗憾,但无论如何,都不可能再重来。

在 ICPC 生涯结束后,我很快将会成为一名普通的开发。我会在工作上多多努力,不断提升自己。

0%